妈妈的苹果摊

发布时间:2017-05-03 21:54:35  来源:

演讲人:陈锡云

我的家乡在皖南一个依山傍水的小乡村,那里盛产苹果,妈妈也卖苹果。

那是物质匮乏的80年代,妈妈的苹果摊成了家里主要的生活来源。从我记事起,每天清晨天蒙蒙亮,妈妈就挑着两萝苹果,沿着蜿蜒的山路到县城摆摊卖苹果。而我,小心地牵着妈妈的衣襟,蹒跚在两萝苹果中间。

焦灼的烈日晒得妈妈年轻的脸庞黝黑黝黑,白花花的汗渍一层又一层地印在青布衣上。这时,我总是乖巧地端张小板凳,坐在妈妈身边,看着妈妈热情地招呼客人,麻利地过秤、收钱、找钱。妈妈的价格很公道,秤也很平,来买苹果的人络绎不绝。

晚上回到家,我就坐在妈妈身边,帮妈妈数钱。一角、二角,一元、二元……这时,妈妈常会对我说:做人最重要的是诚实、肯干,这样才能有收获。昏黄的灯光下,我的眼前似乎不再是皱巴巴的零钱,而是一个又一个苹果,每一个苹果都映衬着妈妈诚实、艰辛的脸庞。

 

在妈妈的言传身教下,我从小就特别懂事、特别努力,以优异的成绩读完了小学、初中,考进了县城的一所重点高中。在这个强手如林的新集体,与全县各学校选拔出的佼佼者相比,我这个来自乡村的姑娘顿时成了只丑小鸭。

一次月考,我,失败了。带着沮丧的心情回到家,搭拉着脸,坐在书桌前做功课。妈妈轻手轻脚地进屋,递给我一只苹果。我知道,一定又是挖掉一块烂肉的,妈妈卖剩的苹果。我没好气地把苹果一推,“尽拿些烂苹果给我,越吃越笨了。”苹果掉到了地上,滚到了墙脚。妈妈一言不发,捡起苹果,用水冲洗干净,再一次递给我,声音平缓地对我说:“孩子,人生就像这苹果,不会十全十美。但只要不丧失信心,凭你的聪敏才智,就算有点烂的苹果也会很甜。”我接过苹果,咬了一口,丝丝甜味伴着浓郁的果香沁入喉嗓。这是一只烂苹果吗?不是。这是一只充满了坚韧和智慧的苹果。

 

三年后,我终于不负众望考上了理想的大学。大学生活丰富多彩,但最让我牵挂的还是妈妈的苹果摊。寒假回到家中,我放下行囊飞奔到妈妈摆摊的地方,突然,我停止了脚步……

妈妈没有看到我,她正蹲在地上和一个身体残疾的老人说话。妈妈用袋子装了满满一袋苹果放在老人身边,还把一个削好的苹果递到他手中。远远望着这一幕,我的眼眶湿润了,要知道妈妈自己从来没有吃过一个好苹果!

收摊的时候,妈妈撩了撩额头的白发,既是自言自语,又像说给我听:“现在家里的条件宽裕了许多,能帮别人就帮一点吧。”多年过后,回想起这一幕,我的心底仍是暖暖的。帮助别人也成为了我的习惯。我加入了地税“爱心妈妈”志愿团,结对了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。做这些事的时候,我很快乐,因为我也能和妈妈一样,把爱的苹果与那些需要的人一起分享。

 

白驹过隙、光阴荏苒。如今,我已成为了一名人民税务员,组建了自己的家庭,爸爸妈妈也搬到了县城居住,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。前些年,家乡县城城镇化改造,妈妈不能在原来的地方摆摊了。卖了一辈子苹果的妈妈,闲下来尽显得异常失落,常常一个人站在街角喃喃自语,不知所从。

苹果摊陪伴妈妈从青春韶华走到两鬓花白,苹果摊就像妈妈的孩子,饱含了妈妈太多的心血和回忆。妈妈才六十岁,身子骨也硬朗。为了让妈妈老有所乐,也是圆妈妈一个梦,我和丈夫商量,要送给妈妈一个苹果摊。我们在家附近的农贸市场租了一个摊位,那摊位挡风遮雨、明亮宽敞。

其实,妈妈的苹果摊已赚不到什么钱,家里也不缺那点钱。苹果摊是我这个做女儿的对妈妈的一点孝心,是我对妈妈三十年来养育、教导的回报。

 

妈妈的苹果摊开张了,笑容回到了她布满皱纹的脸上。临行前,我带着女儿去苹果摊看她,妈妈塞给我一袋苹果。

打开袋子,里面的苹果个个红彤彤、圆滚滚,一看就知道是妈妈精心挑选的。

我拿起一个最大的,用小刀像妈妈那样在苹果上挖了个洞。我把挖下来的那块果肉塞到了妈妈嘴里,把缺了一角的苹果交到了女儿的手上。

看着祖孙俩乐呵呵地吃着苹果,我开心地笑了。

我家祖上没有留下家谱,也没有留下家训。我们家的精神全部凝聚在苹果上。

这是一只妈妈送给女儿的苹果,饱含着妈妈对女儿的爱护、指引和期盼。

这是一只传承了三代人的苹果,蕴藏着这个家诚实、勤劳、智慧、感恩的情怀。

这是一只承载着中华民族千年美德的苹果,我要把妈妈的苹果融入我的税收事业,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人,让妈妈的苹果代代相传。